小牛电子书 > 言情电子书 > 抠男爱上花蝴蝶 >

第12章

抠男爱上花蝴蝶-第12章

小说: 抠男爱上花蝴蝶 字数: 每页35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“比如说……”高克勤耸了耸肩。“败家?”

“我败家?”于曦又陡然提高了音量。“我还没说你小气,你倒是嫌我败家,你有没有搞错?”

瞧她蓦地瞠圆眼,不知怎地,高克勤勾着一抹笑意。

撇开败家、自我、任性、爱慕虚荣,还有一点点笨,讲话粗俗了一点,她的缺点并不是很多;尤其当她生气的时候,迷人的双眼彷若快要喷出潋滟火焰,更是教人难以移开视线。

“你瞧什么?”怪人耶,干嘛盯着她笑?

“或许我会考虑送妳生日礼物。”高克勤突地道,然而话一出口,他随即就又后悔了。

啐,为什么没办法照他原本的打算进行?他不打算再和她有什么牵扯、不打算再管她、不打算……可是,为什么一瞧见她,他的想法和做法总是背道而驰?

该死!

“真的!”于曦又高兴地欢呼一声。

高克勤正烦恼着,却蓦地感觉她柔软的身躯正压在他身上,不由得瞪大双眼。她什么时候跑过来的?不对,这里是餐厅耶,她居然就这样扑过来……

该死,他居然心猿意马了。

“一台笔记型电脑加十堂财经课程?”卢月若惊奇地睇着于曦又好半晌,见她很哀怨地点了点头,她不禁放声大笑。

反正就要打烊了,里头又没有人,笑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听见。

“真是一绝,好特别的生日礼物啊。”

现在她总算明白曦又为什么会一整天臭着脸,原来是因为她期待好久的生日礼物竟然是……她真是忍不住要夸赞高秘书啊。

“我真不知道那个混蛋到底是不是故意要整我。”哪有人送这种东西啦?

亏他说得自己好像给了她多大的恩惠似的;他一定是故意的,她几乎可以肯定这点。

“那妳打算要怎么样?还给他?”卢月若好奇地道。

“不要,电脑不还,课程不上。”她老早就打算好了,谁也别想要改变她的想法。“更气人的是,他明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,居然到现在还没有给我任何消息;我打电话给他,他还忙得连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。”

“唷,听妳的说法,好像你们两个正在交往中哩。”卢月若眨眨眼。

“哪有!”心头蓦地颤了一下,于曦又扁了扁嘴,很哀怨地道:“我还没交过这么寒酸的男人。”

这算是哪门子的交往?根本就是他看她不顺眼,气她花了他两百多万元缴卡费,所以现在才无所不用其极地凌虐她。

要是她真的和他交往,她肯定会在他的高压统治之下崩溃。

“他的打扮不寒酸啊。”

“可是出手很抠门啊,要当我的男人,他还不够格咧。”她才没那么倒楣跟他交往。“哼,待会儿我要去约会。”

“哦?有人要帮妳庆生?”卢月若暧昧地笑了笑。

“是啊,妳要不要一道去?”于曦又提议。

“不方便吧。”卢月若对她挤眉弄眼。

上了锁之后,两人才走没两步,随即看见一个俊帅的男人从百货公司外头走进来。“哇,这家伙看起来好像还挺不错的。”

“可不是?他是我上一次在那个Party里认识的。”就说了,只要她手一勾、眉一挑,想接近她的男人可真不少,只是……

她越过那个男人睇向外头,大街上依旧车水马龙,但是却没有她最想瞧见的那一抹身影。

“这位是妳的同事?”男人走到两人面前,温文地开口。

“嗯。”于曦又不怎么有兴趣地点了点头。

“不知道有没有荣幸邀请妳的同事一起来?”

“不用了,我有事,先走了。”卢月若赶忙挥挥手,接着便快步离去。

“妳的同事也很可爱。”他目送着她的背影。

于曦又瞟了他一眼。“是啊是啊。”就知道这种男人通常都轻浮得很严重。

“走吧。”男人回过神来,开口道。

“嗯……”不知道怎么搞的,她竟觉得有些兴致缺缺,哪里也不想去,反倒是想早点回家休息;可是他人都来了,要是现在拒绝他的话,对她往后可就不太方便了。

算了,就知道那个小气鬼兼务实鬼才不可能贴心地帮她设计生日宴会。啐,不管他了。

于曦又跟着男人上车,压根儿没注意到车子才刚开动,后头随即停下另一辆车。

车上的人玻Ы艉陧背蜃潘奚靥玖艘豢谄

啊啊,好累……

这是哪门子的生日宴会啊?每个人都轮番灌她酒,摆明了不安好心眼嘛;要不是她够聪明,一眼看穿他们的心思,这下子还怕不教他们给吃了?

不行了、不行了……她于曦又撑着最后一口气,也一定要爬回家里睡觉不可。

这群王八蛋,下回再瞧见他们,她非要给他们好看不可,居然敢设计她!

于曦又强撑着沉重的眼皮,紧含着最后一口气,搭上电梯回自己的家。

电梯门一开,她踉跄着脚步走出来,整个人无力地靠在墙上,硬拖着脚步往前走,然而还未到家门口,她便见到一抹守候已久的身影。

哇咧,这些人不会连她家都堵吧?太没人性了。

于曦又玻Ы袅搜郏丛趺匆部床磺宄矍氨彻獾哪腥耍还馇扑纳硇危翟诤芟瘛

“妳像个酒鬼。”高克勤闷闷地开口。

“啐,果然是你……”发觉是他没错,她所有的防备都松卸下来,无力地往他身上一靠,把房门钥匙递给他。“帮我开门。”

“妳在搞什么?”他蹙紧眉头,尽管眸底满是恼意,依旧乖乖地帮她开了门。

“拜托,我差一点就中了计,我可是历尽千辛万苦才回来的,你还骂我……”她推开他,随便甩脱脚下的鞋子,歪歪斜斜地走回自己的卧房,接着直挺挺地往大床一趴,再也不想动了。

“哼,妳不是挺开心的吗?”他冷哂着,走进房里见她趴得很难看,难得好心地帮她拉起被子。

“哪有……”开心个鬼啊,他是哪一只眼睛瞧见的?“他们全都是一群混蛋,可恶透顶!”

“还不是妳自找的?”他敛眼直瞅着她今儿个异常漂亮的装扮。

她的头发特地盘上,更显妖媚撩人,身上穿的中空小礼服,更将她所有的优点都表露无遗,自然也包括她那双姣美的长腿。

如此精心的打扮,如果不是为了迷惑人而去,会是为了什么?

“喂,你是故意来惹我生气的吗?”于曦又蓦地转过身,尽管头晕得有点想吐,但失焦的水眸依旧直瞪着他。“也不想想,我今天会这样子,是谁害我的?”

“又是谁害妳了?是妳自己喜欢这种生活的,不是吗?”到底是谁才该要火大?

他特地去接她,而她呢?竟然接受了其他男人的邀约。

当然他也没想要特别为她庆祝生日,他只是想尽个朋友的本分,替她热闹热闹罢了。

“我哪有啊……”于曦又有点大舌头地吼回去。“喂,你很过分哦!有人要帮我庆祝生日,我没有不去的道理吧,你凭什么把我说得好像……很随便?我是那种人吗?”

不安慰她、不给她惜惜就已经很没人性了,居然还骂她!

也不想想她很累,累得连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,就算想训话,也等到她睡醒再说嘛。

“不随便吗?要是不随便的话,怎会让人随便一邀,妳便跟着人家走了?”她好歹也先搞清楚对方的底细再去嘛,她这么随便地跟着人家跑,天晓得一个不小心,她会落得什么下场?

也不想想上一回在招待所里要不是凑巧遇见他,她能够全身而退吗?

“我才没有!”她咬咬牙低吼。

“妳还敢说!那个人不是妳在代理权庆祝会上认识的吗?”都到这个时候了,还想狡辩?

“呃……”哇咧,为什么他连这种事都知道?

他该不会是跟踪她吧?

“妳连对方到底是谁都搞不清楚,就这么草率地坐上人家的车走了,妳怎么会连最基本的防备都没有?”愈说他愈恼。

对他,她防得像什么一样,反倒是对那种危险人物如此轻忽!

不管是参加上流宴会,还是别人帮她庆祝生日,说穿了,她原本的目的就是钓凯子。

她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清白,她在乎的是她能不能挑到一个可以供她吃喝玩乐的男人!

第十章

“我……”于曦又委屈地抿紧唇。

拜托,不要把她说得很笨可以吗?

她只是有点贪玩,觉得日子应该再缤纷一点,不要把她说得好似奇#書*網收集整理没脑袋一样,这样很伤人耶。

瞧于曦又安静抿唇的模样,高克勤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想无误。

“哼,是我想太多,其实妳的目的就是要赖上那一群人,不是吗?再多的担心都是多余的。”

他可没忘了,她是有心要走上情妇一途的,她……有天分得很!

于曦又听得一愣一愣的,蓦地咬牙低吼道:“你说够了没啊?你到底想怎样?管我那么多,你又是我的谁了?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很多管闲事吗?”

怪了,这家伙的嘴巴不甜就算了,居然还愈来愈臭!

听了就教人觉得火大极了。

“妳以为我很喜欢管吗?”高克勤恼火地大声咆哮。

天底下为什么会有这么不可理喻的女人?

他是眼睛瞎了还是脑袋坏了,不然怎么会对这种荒唐的女人情有独钟?真是见鬼了!

“不喜欢管就别管啊,谁要你跟踪我的?”于曦又让他气得酒意消退不少,索性坐起来与他对战。

“谁跟踪妳?”高克勤无奈地闭上眼。

“说!你要不是跟踪我,怎么会知道我上哪儿、怎么会知道我跟谁出去、又为何会在我家门口等我?”于曦又玻鹧郏醯猛酚械阍危薹粒獠换嵊跋焖饰实哪芰Α

“谁跟踪妳了?我、我只不过是想要给妳一点惊奇,特地等妳下班,打算要接妳去……”高克勤顿了一下,爬了爬头发,有些焦虑地道:“那都不重要,反正我恰巧见到妳坐上那个男人的车,而那个男人是什么货色我清楚得很,他能玩的花样我就算猜不到百分之百,想要拿捏个七八分也绝对不是问题;只是我没想到,妳居然蠢得只想要坐上男人的车,却一点也不想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底细!”

这女人简直是笨得可以,怎么会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?

是她运气太好,每一次都没让她捅出楼子,不然她以为自己能承受得起一次的意外吗?

“我怎么会知道他是什么底细?我想他可以参加庆祝会,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呀!”不要再骂她蠢了,就算不蠢也被他给骂蠢了。

咦,等等,他刚才还说了……他要来接她?

“他会将“坏人”两个字写在脸上不成?妳不会笨得以为会出现在那种场合的人全都是好人吧?”高克勤怒不可遏地瞪着她,虽然她是毫发无伤,但是下一回呢?天晓得她下回还有没有这么好运!

可恶,她一定是听错了。于曦又懊恼地暗自咬了咬牙,假想着自己正咬住他那张聒噪的嘴。

“我……”气势略逊了一些,但不打紧,她还有反击的空间,“我当然知道出现在那种场合的男人大概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,毕竟我眼前就有一个嘛,看起来人模人样,却强奸我!”

“谁、谁强……妳了?”他怎么也不愿意拿如此耸动的词汇形容他曾犯下的错误。“妳不要忘了,是妳先挑衅的,我只是以为……”

“以为怎样?错就错,你不敢认错啊?”

“我不敢认错?”高克勤目眦欲裂地瞪着她。“我要是不认错的话,我为什么要拿出两百多万帮妳解决那些债务?妳以为赚钱很容易不成?”

就算赚钱很容易也不是这种花法!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4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