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牛电子书 > 言情电子书 > 抠男爱上花蝴蝶 >

第1章

抠男爱上花蝴蝶-第1章

小说: 抠男爱上花蝴蝶 字数: 每页35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作者:丹菁




败金,难……丹菁

说真的,如果有机会,丹菁还真想要尝尝败金的感觉。

我想这应该是很多女人,不!这应该是大多数人的心愿,根本不分男女。

呵呵,不过这种事情当然是不会出现在丹菁的生活里,这全归因于我太过务实的个性──花钱之前必定三思而后行,一分一毫都是花在刀口上……呜呜,这就是没办法大方撒钱的务实心态。

这有什么办法哩?丹菁天性如此。

不过即使在现实生活里没办法实现,在故事里稍稍满足自己的欲望应该不算太过分才是。

这就是从事创作的好处?嗯……不予置评。

总而言之,〈不婚主义〉就在这里给他画下句点啦!

希望看倌们会喜欢。

前言

“我不会答应的,绝不答应!”

“妳不答应也得答应。妳最好搞清楚状况,别闹得不欢而散,这么做对妳一点好处都没有。”

“你说的是什么话!明明是你要我等你,是你说,只要你和那只狐狸精离婚,你就要娶我的,为什么搞到最后却好像是我的错?我等了你十年,我得到了什么?你凭什么在耽误我的青春之后,还要我便宜你和外头的狐狸精?”

昏暗的灯光从微敞的门缝流泻进来,连带外头那鬼哭神号般的哭叫声,也一并地传到房里两个小女孩的耳里。

听了一会儿,两个小女孩对看一眼,年纪较小的于曦又轻轻地开口:

“我一直以为妈妈是爸爸的老婆。”

“看来不是。”于曙凡若有所思地看着妹妹。

打从她有记忆以来,一直觉得爸爸和妈妈异常的恩爱,然而长得愈大,愈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。

以前爸爸偶尔几天不回家,她还以为是爸爸要工作应酬,所以偶尔不回家,不过现在想想,大概是……要回元配的家吧。

原来,从头到尾,妈妈一直是爸爸婚姻里的第三者。

“这么说来……妈妈是爸爸的情妇?”于曦又娇嫩的声音传来。

“应该是吧。”于曙凡低头睇着皱紧眉头的妹妹,然后不予置评地耸耸肩。

大人们的事她不是很清楚,只是在很久以前,她便隐隐约约感觉事情有异,只是一直说不出所以然来罢了,现下总算是真相大白,也弄清楚她和妹妹为何会从母姓了……

“这么说来,我们不就是爸爸的私生女?”就像是班上同学偶尔会提连续剧里的私生女?

“嗯。”于曙凡自门缝偷觑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人,不禁紧蹙眉头。

原来,不管是怎样恩爱的夫妻,最后一样会受不了时间的试炼,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因素,吵得连一丝尊严也没有。

妈妈擅长打扮自己,一向喜欢把自个儿弄得体面亮丽;而爸爸在商场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,可如今这两个人却面目可憎得教人害怕。

“姐,爸爸要离开我们吗?”于曦又轻轻地拉着她。

于曙凡思忖了一下才回答:“大该是吧。”

“那爸爸上次答应要买给我的泰迪熊还会买给我吗?”

于曙凡有些哭笑不得地睇着她,“妳担心的是妳的泰迪熊?”

“这件事很重要的,因为我和同学……”

于曙凡耳边充斥着母亲刺耳的哭叫和妹妹的抱怨声,她盯着门外绝情的父亲,世故而成熟的脸庞淡淡地噙上一抹悲戚。

明明曾经是那么相爱的两个人,如今竟闹得连最后一点情分都不留……

她冷眼瞅着母亲又哭又闹、使泼撒野的模样,以及父亲一脸不耐和嫌恶的表情,彷若母亲只是仗着自己为他生了两个女儿,拼命地想在他身上谋得些许补偿,而父亲就只等着她开口罢了。

妈妈何其卑微……但真正可悲的是,爸爸竟不知道妈妈要的是什么。

倘若是她,她绝对不会卑微地去哀求一份逝去的爱情。

爸爸的心早已不在,还硬留下他做什么?

女人不该是如此懦弱而不堪一击的动物。

她绝对不要成为像妈妈这般软弱的人,只会依附着男人而活!

“妈妈也真笨,跟爸爸拿些钱不就好了,有爸爸、没爸爸又有什么差别?”

突地听到于曦又的话,于曙凡不禁莞尔。

可不是吗?她们和父亲向来聚少离多,有的不过是尚称宽裕的生活罢了。

说的也是,拿一笔够用的钱当作补偿,也好过赖死赖活地求一个不回家的男人回家。

一笔钱,实际多了。

她由衷地这么想……

楔子

昱广百货

一楼精品区,某名牌专柜里。

“小姐,这包包真是太适合妳了,简直是为妳量身设计的呢。”于曦又看着眼前这上了年纪、体态丰腴的太太,脸上挂着营业专用的笑容,满嘴是甜死人不偿命的谄媚字句。

工作啊,反正只是工作嘛,别想太多。

再者,给对方一些赞美,让她拥有一整天的好心情,她也算是功德无量啊。

“真的吗?”有点年纪的太太不忘再多瞧镜中的自己一眼。“可是,我总觉得这个包包小了些,好像不怎么实用。”

“小姐,各种包包有各种用法,大包包可以拿来塞很多日常用品,让妳出门不用担心少带了什么;可是这属于晚宴包,只要是参加喜庆婚宴,绝对会替小姐的一身打扮加分。”于曦又笑得眼都弯了。

啐,又不是要买菜用的购物袋,还想要多大啊?

想要买大包包,好歹也先盘算一下自己的荷包吧。

到底要不要买啦?她还要浪费她多少时间?现在都中午了,她不仅还没吃饭,连早餐也没吃;她都饿得快要翻脸了,倘若她还不买的话……

“妳说的很有道理。”那位太太这么说着。

哦?总算是要买了?

“不过,我待会儿再回来看看。”话落,她有些依依不舍地搁下手中的包包,缓步往外走去。

于曦又睇着她头也不回的背影,傻眼地愣在原地。

哇哩咧……有没有搞错啊?

那女人浪费她将近一个钟头,结果就这样走了?她还是今天她头一个客人哩,居然就这样说走就走。

“曦又……”同事卢月若好笑地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“月若,妳不觉得那个欧巴桑根本就是来恶搞我的吗?我得罪过她吗?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她很可怜地扁起嘴,回头望着她。

“乖乖,不哭不哭,再扁嘴的话,脸就要丑掉了。”

闻言,于曦又随即收起哭丧的表情,唇角微微一勾,露出迷人的笑容。

瞧,多美,就像是个完美无俦的美人胚子。

她一头大波浪的长发染成棕色,又挑染了几绺浅栗子色,增添了几分性感冶艳的气质。一双柳眉配上勾人的潋滟大眼,鼻若悬胆唇似菱,精致的五官无可挑剔,再加上完美的淡妆,更是将她妆点得彷若是个浑然天成的美人……

“精品区第一美人”的封号,于曦又可拿得一点都不心虚。

虽说她的业绩并不是相当亮眼,但由男人朝贡到她面前的精品却是多不胜数;她可不管业绩,她管的是──上等货的男人。

通常会踏进这一区的男人都是陪着女伴来的,大概都有某种程度以上的身价,而她目前最需要的不是业绩折换的奖金,而是这些有身价的男人对她献殷勤。

“现在有没有漂亮一点了?”于曦又看向卢月若,露出对着镜子练了数回的笑容。

“有有有,漂亮得掉渣。”卢月若甘拜下风。

“嘿嘿。”她得意地笑了笑,依依不舍地朝镜子再摆出最后一个撩人的姿势,随即走到卢月若的身旁道:“月若,不好意思,我今天没有吃早餐,现在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,不知道我可不可以……”

“可以。”有什么不可以的?

于曦又向来不计较业绩,有的时候甚至还把业绩都推给她,说起来她还要感激她哩,这么一点小事算什么?

“月若,我就知道妳最疼我了。”

给了个热情的拥抱后,于曦又拿起她的皮夹,正打算要往外走,却突地见到一男一女欲踏进专柜,她随即往后退,赶忙再将皮夹塞回皮包里头。

“妳不是要去吃饭?”卢月若奇怪地问。

“等等,我瞧见大鱼上门了。”她正要摩拳擦掌钓大鱼呢。

“哦?”卢月若朝门外探去,瞧见一男一女上门,再瞧身旁的于曦又踩着轻快的脚步迎向前去,她不禁摇头叹气。

唉,看来,又有人要难逃曦又的魔掌了。

“请问需要我的服务吗?”于曦又扬起一抹既迷人又无害的微笑。

上门的女人睇了她一眼,随即将身旁的男人扣得更紧,拉到一旁嗲声问道:“克勤,你觉得那个好不好看?”

高克勤兴致缺缺地瞧了架上的商品一眼,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。

反正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结果都一样要花钱,怎样都好啦!

既是决定要买,动作就快一点,他还有工作要忙。他忙得连中午用餐时间拿来用都不够,居然还得陪她大小姐逛街,真是浪费他的生命。

“小姐,这一款波士顿包是经典款,今年推出的是……”

于曦又亲切的解说尚未说完,上门的大小姐又抓着高克勤快速地走向一旁,随即指向另一款……

很好,她是故意忽略她的,是不?

今天是怎么样?大伙儿都瞧她不顺眼,打算要联合恶整她不成?

别作梦了!想恶搞她,还得瞧自个儿有没有本事!

反正打一开始她的目标就不是那个女人,她根本就不管她到底消不消费,她的目标是她身旁的男人。

打定主意后,于曦又勾起更加妩媚的笑脸迎上前去,然而尚未来得及开口,便听到高克勤不耐烦地开口道:

“有没有搞错,这种东西也要好几万块?”

“很正常啊,这是名牌呀。”大小姐嗲声撒娇。

“拜托,这么小的一个包包,到底要拿来装什么?”他随手拿起一个小小的鳄鱼皮化妆包。

“装化妆品啊。”大小姐理所当然地道。

高克勤打量了一下,拿在手上轻轻摇晃着,回头问着于曦又:“小姐,这款包包……”

“十七万。”于曦又冷声道。

“嗄?”高克勤的眼珠几乎快要掉出来,他难以置信地瞪着手中压根儿不起眼的化妆包,不解它究竟是凭什么贵到这种地步。

“因为这款化妆包是用鳄鱼皮纯手工打造,而且是限量发行的,因为比较保值,所以在价格上会比一般包包贵。”不过,这在名牌界还不算是最高档、最热门的款式。

名牌这玩意儿,有时候有钱还不一定买得到。

然而,面对名牌不但出不了手,甚至还一脸错愕的男人,她于曦又也没兴趣。

“没这价值。”高克勤丢下这句话的同时,手机铃声突地响起。

他随即走到外头接听手机,说了几句之后,便又走回专柜里头,轻声交代后,压根儿不管身旁女伴的抗议,立即扬长而去。

“高克勤!”大小姐气得直跳脚。

卢月若将一切看在眼里,朝着缓缓走回柜台的于曦又道:“怎么啦?我瞧那个男人长得挺好看的,妳怎么……”照道理说,那个男人也算是极品了,她没道理不出手,是不?

“拜托,妳没看见那个男人小气得跟什么一样,要我怎么出手?倒贴给我我还不要哩!”于曦又嗤之以鼻。“我要去吃饭了。”

一个不懂得疼惜女人的男人,她才不要!

第一章

“嘿嘿嘿……”

昱广饭店VIP总统套房外的长廊上传来万般吊诡的笑声。

于曦又手里晃着包包,一身黑色紧身洋装,将她玲珑的曲线展露无遗,三吋高根鞋踩在长毛地毯上,教她高兴得直想要放声大叫。

她搭着专属电

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