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牛电子书 > 武侠电子书 > 五凤七仙女 >

第5章

五凤七仙女-第5章

小说: 五凤七仙女 字数: 每页35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他的脸色虽已了无生气,但看上去仍然英气逼人。
谢金凤不由多看他几眼,道:〃这人真的就是鼎鼎大名的侯玉阳侯二公子?〃
杨长仕道:〃你可认识他左手无名指上这个戒指?〃
谢金凤道:〃嗯,这就是他侯家的家徽,虎头戒指!〃
杨长仕道:〃这枚虎头戒指乃万年寒铁所铸,你即使用再大的力量,也休想将它捏得变形,不信你试试看。〃
谢金凤不想试,随口道:〃我相信。〃
身后立刻有人答道:〃绝对错不了,别说他的人还完整无缺,就算只剩下一条膀子,我也绝对不会认错。〃
说话的是〃霹雳剑〃杨长仕,赶过来挽起侯二公子衣袖的却是人称〃君子剑〃的二侠程明,他指着这年轻人左臂上一道尺许的伤痕,道:〃这条刀疤,就是为我们武当派留下来的痕迹。〃
杨长仕一旁感叹道:〃不错,那年如非侯二公子赶来增援,我武当派只怕早就在江湖上除名了。〃
程明大声接道:〃而且欠他们侯家的,并不只我们武当派,中原各大门派几乎都受过人家的好处,尤其是少林那批秃驴……〃
杨长仕道:〃当年侯大公子如非为他们身负重伤,也不会如此英年早逝,金陵侯冢的声势也不至于像如今这么单薄了。〃
程明也长叹一声,接道:〃那当然,如果侯大公子不死,哪还有他神鹰教嚣张的分?〃
谢金凤又忍不住道:〃侯大公子之死,对武林的影响真有这么大么?〃
程明道:〃怎么没有?他若还活在世上,至少各大门派不会像现在这样一盘散沙,个个闭关自守,任由神鹰教那群败类胡作非为。〃
杨长生立即道:〃现在金陵侯家只剩下这个二公子,所以这个人我们无论如何不能叫他死掉,否则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人可以影响武林各大门派了。〃
谢金凤听得脸蛋都急红了,急忙拉着谢进的袖子,道:〃爹,你就赶快救救他吧,这个人是死不得的。〃
谢进轻叱道:〃不要吵,你没看到我正为他把脉么?〃
谢金凤果然不再言语,杨长仕弟兄三人也个个摒息以待,神色一片凝重……
谢进这时的神态,反而显得有些不太安定,原本微微闭起的双眼忽然睁开来,目光里充满了惊奇之色。
谢金凤一旁急急道:〃怎么样?他还有没有救?〃
谢进理也不理她,只匆匆将这年轻人的衣襟撩起来,喊了声:〃灯!〃
谢金凤急忙将灯端过来,一见这年轻人赤露胸膛,立时将头转开,一张俏脸胀得比侯二公子血迹斑斑的胸膛还要红……
这时每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重伤的年轻人身上,谁也不会留意到谢金凤的娇羞之态。
谢进更是全神贯注在那年轻人伤口上,仔细的察看许久,才道:〃你们给他敷的是甚么药?〃
杨长仕道:〃不瞒谢大侠说,我们也不知道是甚么药?这是侯二公子自己带在身上的,我们只是替他敷上去而已。〃
说着从年轻人怀中拿出那盒〃天香续命膏〃来,道:〃就是这玩意……〃
谢进道:〃在你们发现他的时候,他的伤口上是不是已经敷了药?〃
杨长仕道:〃当然有,我们从神鹰教徒手中抢救他时'崆峒三英'正是为了保护他,力战而亡!〃
程明道:〃我们发现他不过才三天,而他跟神鹰教的冲突,却是半个月之前的事,如果当时没有敷药,哪里还能活到现在?〃
谢进道:〃'崆峒三英'可是精通医道的人?〃
杨长仕想了想,道:〃可能……〃
原本守在门旁的朱怀东忽然走上来,道:〃咱们何必为过去的事伤脑筋,眼前最要紧的是怎么让他在见到周天羽之前,伤势不再恶化。〃
程明即刻接道:〃三弟言之有理,总之无论如何,咱们也得把侯二公子这条命保住。〃
杨长仕道:〃对,就算拼着咱们四条命不要,也得叫侯二公子活下去。〃
谢进叹了口气,道:〃这么一来,恐怕就不止四条命了。〃
谢金凤毫不犹豫道:〃六条。〃
谢进道:〃不错,为了这六条命,我不得不再慎重的请教各位一句,这个人当真是侯玉阳侯二公子么?〃
程明马上将那侯二公子少许翻动了一下,指着他后腰上的一道疤痕道:〃谢大侠请看,这一条就是他去年独闯'毒龙帮'总坛所负的伤,那一战曾经震惊江湖,不知贤父女有没有听人说过?〃
谢进默然不语,谢金凤却在拼命的点头。
程明又撩起年轻人的裤脚,露出一块淡红色的伤痕,道:〃这一块便是蜀中唐丹凤的杰作,虽然只是两人之间的一点小冲突,但当时却也轰动得很。〃
谢金凤没等他说完,便已〃噗嗤〃一声笑了出来。
程明又道:〃谢大侠可曾听说过侯二公子独战'西门岭六雄'那档子事?〃
谢进终于开口道:〃那是侯二公子成名之战,我曾听很多人提起过。〃
程明随手一抽,已将年轻人腰带松开,刚刚掀起裤腰,又急忙盖住,似乎直到此刻才发觉谢金凤的存在。
谢金凤粉脸又是一阵发烧,忙不迭的把油灯往谢进手中一塞,转身跑到窗口,背对着众人,在窗枱上坐下来。
程明这才又揭开年轻人裤腰,往里一指道:〃你看小腹上的那道剑痕,便是那时留下来的,虽然害他躺了足有半年之久,却也使他名声大噪,同时也让武林同道庆幸金陵侯家的后继有人。〃
杨长仕紧接道:〃而且我们四弟陆友仁,也正因为目睹那场血战,方知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因此才重返师门,痛下苦功……他的剑法能有今日的小成,也可以说完全是侯二公子所赐。〃
程明双手一摊,道:〃试想凭他身上这些安不上,也取不掉的标记,还不能证实他的身分吗?〃
谢金凤远远的抢着这:〃当然能,这人毫无问题,一定就是侯二公子。〃
谢进道:〃但愿他是,否则咱们这六条命就去得太不值得了。〃
说着,忽然高举油灯,诧异道:〃咦,陆四侠呢?〃
原来直到现在,他才发觉房里少了个人。
杨长仕即刻说道:〃天未亮时,我就派他去请周天羽了,但愿他能碰得到人。〃
程明略显不安的接道:〃无论能不能碰到人,现在也该是回来的时候了……〃
话没说完,坐在窗枱上的谢金凤突然叫道:〃有人进来了,我看八成就是陆四侠……〃
程明立刻开门迎了出去,过了一会,果然见他带着一个体型魁梧的汉子走进来。
正是〃武当四侠〃中剑法最高,年纪最轻的〃中平剑〃陆友仁。
杨长仕迫不及待道:〃事情办得怎么样?〃
陆友仁未曾开口,便先叹了口气,才道:〃这条路是走不通了。〃
杨长仕一怔!道:〃连侯二公子的事,他都不肯来?〃
陆友仁道:〃并非周天羽不肯来,而是在三天前他就遇害了。〃
杨长仕身形猛地一顿,道:〃甚么?你说'神医'周天羽已经死了?〃
陆友仁黯然道:〃不错。〃
杨长仕倒退两步,失魂落魄的跌坐在一张板凳上,再也讲不出话来。
朱怀东却大吼起来,道:〃神鹰教简直疯了,对周天羽这种人,他们居然也下得了手?〃
程明长叹一声,道:〃如此一来,侯二公子这条命恐怕也完了。〃
谢进忽然道:〃还没有完。〃
众人听得全都闭上了嘴巴,每个人都两眼直直的望着他。
谢进道:〃'神医'周天羽的遇害,固然是武林一大损失,但对这个人的生死却毫无影响。〃
杨长仕一怔道:〃为甚么?〃
谢进道:〃因为……他身上所敷的药,就是周天羽的'天香续命膏'!〃
杨长仕登时从板凳上弹起来,冲到床边,在那年轻人伤口上嗅了嗅,道:〃咦?他身上怎么会带着周天羽视若性命的武林圣药?〃
程明赶忙将那盒药膏打开嗅了一下,点头道:〃果然就是……〃
谢金凤欣喜道:〃那就太好了!〃
谢进沉吟着道:〃如果我所料不差,在你们之前照顾他的那个人,极可能就是周天羽。〃
杨长仕一面点头,一面道:〃这么说,侯二公子这条命是有希望了?〃
谢进道:〃那就得看我们能不能把他安全的交到侯家手上了。〃
众人听得不约而同的垂下头,好像都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就在这时,坐在窗枱上的谢金凤突然道:〃咦,他们急着往外搬东西干甚么……〃
杨长仕急忙跑到窗边,朝外瞄了一眼,道:〃不好,他们要放火。〃
程明大叫起来,道:〃这批家伙也太没有人性了……我们索性先杀他个片甲不留再说!〃
说完,转身就想冲出去,杨长仕喝道:〃不可冲动!〃
程明只得停住脚,道:〃除此之外,还有甚么办法可行?我们总不能白白烧死在这里吧?〃
杨长仕道:〃稍安勿躁,且让我先跟谢大侠两量一下,再作打算。〃
说着,大步走到谢进面前,突然跪倒在地,道:〃谢老前辈,晚辈兄弟有一事相求,务必请您老人家应允。〃
那三人一听,也同时跪了下来。
谢进惨笑道:〃你这一称晚辈,我这条老命只怕已经去了八成。〃
杨长仕忙道:〃晚辈情非得已,还请您老人家包涵。〃
谢进指着床上侯二公子,道:〃你是不是想把这个烫手的山芋塞给我?〃
杨长仕尚未来得及回答,谢金凤已抢着道:〃爹,他不是山芋,他是侯玉阳侯二公子啊!〃
谢进长叹一声,道:〃好吧,就算他是侯玉阳,你们把他交给我之后,是不是打算出去跟神鹰教那批人拼了?〃
杨长生立刻道:〃晚辈还不至于那么愚昧,晚辈只想以身作饵,设法把神鹰教的人引开,好让您老人家把他带到安全的地方。〃
谢进道:〃你不要想得太天真了,神鹰教那批人精得很,你想把他们引开,恐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〃
杨长仕道:〃如果晚辈把隔壁的死人带一个出去,或许可以骗过那些人。〃
程明附和道:〃对,找个体型差不多的,把侯二公子的衣服往他身上一穿,乘夜突围,混战中哪怕眼力再好的人,也很难分辨出真假。〃
谢金凤一旁道:〃这个办法不错,爹,你说是不是?〃
谢进只好点点头,道:〃嗯,的确不错。〃
谢金凤道:〃那你们还迟疑甚么?再拖下去,他们真要放火了。〃
〃武当四剑〃却只是直挺挺的跪在那里,非要等谢进一个答复。
〃满天花雨〃谢进又迟疑了一阵,终于点头道:〃你们净跪在这里干甚么?还不赶快动手准备。〃
杨长仕神情一振,道:〃您老人家可答应了?〃
谢进叹了口气,道:〃事到如今,我不答应行么?〃
程明立刻到隔壁那间客房,搬来一具体型差不多的尸体过来,动手将衣衫互换。
陆友仁扛起那尸体,杨长仕转身再向谢进道:〃整个武林将来的命运,就靠您老人家啦!〃
谢进道:〃你们自己也多多保重吧!〃
杨长仕一挥手〃武当四剑〃毅然突围而出,果然将神鹰教的歹徒引去许多,只剩下少数几人,严密守候在楼下。
但是他们畏惧〃满天花雨〃谢进父女厉害,不敢随便上楼来。
谢金凤急忙转回天字三号房,将随身衣物很快就收拾妥当,一副马上要走的样子。
谢进却不慌不忙的抱着那年轻人走回天字三号房里,随手把他扔在地上。
谢金凤大吃一惊,道:〃爹,你这是干甚么?〃
谢进道:〃把尸首集中,好等着他们来清点人数。〃
他一面说着,一面从另一具尸体上弄了点血迹,涂抹在那侯二公子脸上。
谢金凤感触道:〃何必再多费手脚,现在一走了之,岂不省事得多?〃
谢进道:〃如果现在出去,不出半个时辰,就会落在他们手里。〃
谢金凤道:〃何以见得?〃
谢进道:〃我方才不是说过么,神鹰教这批人诡诈得很,想骗过他们,就非得做得天衣无缝不可。〃
说话间,外已响起了脚步声,只见刚刚替神鹰教指路的那名伙计,鬼鬼祟祟的走进来,朝地上的尸体点数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7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