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牛电子书 > 武侠电子书 > 五凤七仙女 >

第33章

五凤七仙女-第33章

小说: 五凤七仙女 字数: 每页35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〃无心乞婆〃怔了一会!忽然凑到侯玉阳面前,道:〃小家伙,说实话,你的棋力究竟怎么样?〃
侯玉阳沉吟着道:〃这可难说得很,有的时候好,有的时候坏……你听过黄月天这个人吗?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当然听说过啊,他是江南第一高手,下棋的哪有不知道这个人的?〃
侯玉阳叹了口气,道:〃我去年就曾经输给他一盘,输了整整十二个子,直到现在想起来还窝囊得很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呆了呆,道:〃他让你几子?〃
侯玉阳道:〃我倒希望他让我几子,可惜他不肯。〃
立刻神色一振,肃然道:〃高手,果然高手!〃
侯玉阳淡淡道:〃不高不高,还低得很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点头道:〃好,我等,等你有精神的时候,我再向你……讨教讨教。〃
船已下沉到水浸鞋面,再不离开只怕全身都要湿掉。
李宝裳向四剑婢打个眼色,晓晴、晓云、晓彤、晓岚立刻上前,道声:〃公子别怕!〃
四手交握成坐椅,另四手结成靠背,合力将侯玉阳抬起,道声:〃起!〃
平平稳稳将侯玉阳送上岸来。
侯府高手接应的马车已经赶到。
春兰、秋菊也已将侯玉阳的被子、枕头抱了下来,再与梅仙合力将他安置在车上睡好。
〃无心乞婆〃却从车窗伸头进来,道:〃这沿路有我老婆子跟着,你尽管安心好好睡!〃
梅仙抿嘴笑道:〃您老人家怎么这么好心!〃
〃无心乞婆〃瞪眼道:〃我老婆子那有甚么好心?我老婆子只不过要等他睡饱了,有精神的时候,我再向他……讨教讨教。〃
二十余匹健马,是童山与侯府高手在前面开道。
两辆篷车,第一辆是〃虎门三花〃梅仙、春兰、秋菊,服侍着侯玉阳。
第二辆是四剑婢与李宝裳紧随在后。
再后面则是卢九的〃绝命十八骑〃他们虽然挨了骂,却还是不放心侯玉阳的安全,一定要随行护送。
这样一行庞大的队伍,一路上浩浩荡荡,沿河而上。
乘车当然比坐船辛苦得多,但侯玉阳刚刚又与秋菊练了一场〃吹月吞日〃只觉得身心康泰,安然入睡。
有〃无心乞婆〃陪伴在侧,又有〃绝命十八骑〃紧接在后,他心理上显然是放松了不少。
途中经常有侯府的手下出现,不时向李宝裳传递消息……
花家的船只也行驶在附近的河道中,好像随时都在准备着支援。
傍晚时分,江南大镇〃柳河〃已然在望,侯玉阳也悠然醒了过来。
〃无心乞婆〃登时笑口大开,道:〃小伙子,你这一觉睡得还真久……现在的精神怎么样?〃
侯玉阳道:〃好多了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两指一比,道:〃能不能下一盘?〃
梅仙急忙道:〃仙婆这不是强人所难吗?我家公子这种身体,怎么可以下棋?〃
春兰立刻接道:〃而且地方也不对,在车上颠颠簸簸的,怎么下?〃
秋菊也悠悠道:〃更何况也没有棋具啊,就算棋盘画得出来,那两百六十颗黑白棋子怎么办?〃
〃无心乞婆〃大失所望,笑容也不见了,身子也弯了下去,忽然长叹一声,尖起嗓子唱起戏曲来:
无端受屈配沧城,好一似虎落平阳鸟失群,一别东京何日返,我此仇不报枉为人……
唱来曲调悲怆,神情落寞,竟是苏州弹词里的一段〃野猪林〃。
虽然只短短的四句,却把水浒传里〃豹子头〃林冲,发配前的悲愤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众人听得全都傻住了,没有棋下,当真会令她如此难过么?
过了许久,李宝裳才忍不住鼓掌道:〃好,好,想不到仙婆还精通此道,实在出人意外得很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这都是当年侯玉麟那小子输给我的。〃
李宝裳愕然道:〃大公子?赌甚么输的?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当然是棋,他把那几套贵公子哥儿的玩艺儿几乎都输光了,当然,他也从我手里赢去了不少……他那几招唬人的绝活,全部是从我手里赢去的,难道他从来都没有跟你们说起过?〃
李宝裳缓缓的摇了摇头。
梅仙却已迫不及待道:〃仙婆的意思是说,当年我们大公子陪你下棋并不是白下?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当然不是白下,那小子比狐狸还狡猾,如果没有一点甜头,他怎会一天到晚在我身边打转?〃
梅仙咽了口唾沫道:〃这么说,我家公子和您下棋,也不会白下了?〃
〃无心乞婆〃忙道:〃这还用说?我怎么会让一个受伤的人在我身上白花精神?〃
她嘴里说着,两道企求的目光又已转到侯玉阳的脸上。
侯玉阳忽然翻身坐起,道:〃您老人家会不会下'太祖棋'?〃
〃无心乞婆〃一怔!道:〃甚么'太祖棋'?〃
侯玉阳道:〃就是宋太祖赵匡胤和陈搏老祖在华山顶上赌的那一种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恍然道:〃哦,我知道了,据说赵匡胤下到最后,连华山都整个输给陈搏老祖了,对不对?〃
侯玉阳道:〃不错,是有这一说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那不是两颗夹一颗,一颗担两颗,又可下,又可走的'担担棋'么?〃
侯玉阳道:〃原本是叫'担担棋'可是有人嫌它太粗俗,所以才给它取了个比较雅一点的名字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嗯,的确好听得多。〃
侯玉阳道:〃您老人家会不会下?〃
〃无心乞婆〃笑道:〃会是会,不过我实在不好意思跟你下。〃
侯玉阳道:〃为甚么?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因为我跟你下这种棋,等于在欺侮你,以大欺小的事,我可不愿意干。〃
侯玉阳呆了呆,道:〃这话怎么说?〃
〃无心乞婆〃搔着花白的头发,道:〃老实告诉你,我在年轻的时候,因为沉迷于这种'担担棋'曾被家师处罚面壁一年,在那一年里,我完全没有想祖师爷的武功,满脑子尽是黑子、白子……在那一年里,我把这种棋整个都想通了,自从出关之后,从来就没有遇到过敌手,如果这种棋也有名人的话,那个人一定就是我。〃
侯玉阳眼睛一翻一翻的瞅着他,道:〃真的?〃
〃无心乞婆〃傲然道:〃当然是真的,也正为了这种棋的对手太弱,愈下愈没有意思,所以才逼得我不得下改习围棋。〃
侯玉阳道:〃您老人家是说,您改下围棋,只是因为'太祖棋'已找不到旗鼓相当的对手?〃
〃无心乞婆〃唉声叹气道:〃不错。〃
侯玉阳笑了笑,道:〃这倒巧了,当年黄月天改下围棋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神情一振,道:〃黄月天也会下……太祖棋?〃
侯玉阳道:〃精得很,他在遇到我之前,曾自以为'太祖棋'的名人非他莫属……〃
〃无心乞婆〃截口道:〃遇到你以后呢?〃
侯玉阳缓缓道:〃那时他才知道,这种棋的名人,应该是我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咧开嘴巴想笑,却硬没敢笑出来,因为她怎么看侯玉阳都不像在说谎。
车上的人也全都怔住了!每个人都张口结舌的瞪着侯玉阳那张一点都不发红的俊脸。
篷车不知甚么时候已停了下来,车后那十八匹健马也不约而同勒住了缰。
甚至连跟随在河道里的船也收起了帆,静静的注视着岸上,似乎谁也猜不透岸上究竟发生了甚么事?
突然间,车上的几个人同时扑了出去,有的在地上画棋盘,有的在各处捡石子。
转眼功夫,棋盘、棋子便已齐备〃无心乞婆〃也已蹲在棋盘前,只等着唯一留在车上的侯玉阳下车。
侯玉阳动也不动,只道了声:〃仙婆请!〃
〃无心乞婆〃拿起了一颗石子,比了比又缩回去,道:〃还是你先走吧,不瞒你说,我至少已经有四十年没有先走过,你让我先,我还真不习惯。〃
侯玉阳也不罗嗦,立刻道:〃梅仙,你把第一颗子替我摆在左内角上。〃
梅仙没等他说完,已将石子摆好。
〃无心乞婆〃跟着下了一个,占的刚好是右内角的位子。
侯玉阳道:〃右外角。〃
梅仙将石子虽然依言下好,嘴里却喃喃道:〃好像吃亏了。〃
侯玉阳道:〃想占人家的便宜,就得先吃点亏,这就跟钓鱼一样,要想让鱼上钩,就要舍得放饵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眯眼笑道:〃想让我上钩,哪有那么容易?〃
说着,又一颗棋子摆了下去。
于是你来我往的接连下了十几手〃无心乞婆〃愈下愈得意,梅仙却每下一颗子都要皱皱眉头。
〃无心乞婆〃又下了二手,忽然昂首望着侯玉阳,道:〃小伙子,你扭转劣势的机会来了,就看你能不能把握。〃
梅仙脸上也有了兴奋的颜色,一面举着棋子,一面回首瞄着侯玉阳,好像只等他一点头,棋子就可以摆下去。
侯玉阳却摇头笑道:〃仙婆想引我入毂,可没那么简单,老实说,你这手棋,黄月天曾经下过好几次,结果每一次他都弄得灰头土脸,讨不到半分便宜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看了看棋盘,又看了看他,道:〃有这种事?〃
侯玉阳笑笑道:〃梅仙,摆一颗在右内线当中,喂她吃!〃
梅仙怔了怔!道:〃这样行么?〃
侯玉阳道:〃你莫管,我叫你摆,你就摆。〃
梅仙心不甘情不愿的摆了下去。
棋子落定,还耽心的回头瞟了侯玉阳一眼。
〃无心乞婆〃反倒迟疑起来,一副举棋不定的样子,道:〃我吃了,你又能把我怎么样?〃
侯玉阳道:〃您吃我一颗,三步之后我就能担您两颗,您信不信?〃
〃无心乞婆〃埋首盘算了一阵,恍然道:〃原来你想跟我拼子,不过你虽然可以提掉我两颗,我也可以吃回一子,以整个盘面说来,你还是讨不到半点便宜。〃
侯玉阳淡淡道:〃您老人家既然这么想,那还迟疑甚么?〃
〃无心乞婆〃又苦算了半晌,才将她那颗子吃掉,然后马上瞥着梅仙,道:〃你赶快下一颗在这里。〃
她一面说着,一面点着方才提掉那颗子的上方,好像早已算定侯玉阳非下那里不可。
侯玉阳突然跳下车来,道:〃等一等,我又没有疯,我下在那里干甚么?〃
〃无心乞婆〃抬眼愕然的瞅着他,梅仙也急忙让开,双手捧着一把石子,只等着他来拈取。
侯玉阳却连看也不看那些石子一眼,只慢条斯理的往地上一坐,随手将盘上的一颗棋子往前推了一步。
〃无心乞婆〃猛吃一惊,道:〃咦?你怎么可以走这颗子?〃
侯玉阳道:〃我为甚么不能走?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你不是说三步之后要提我两颗子么?如果你走这颗,你还怎么提得着?〃
侯玉阳道:〃我只说能提您两颗子,并没说非要提您不可!我脑筋又没毛病,在这种紧要时刻,争取主动还唯恐不及,我跟您拼甚么子?〃
〃无心乞婆〃登时叫起来,道:〃你……你骗我?〃
侯玉阳脸孔一板,很不开心道:〃仙婆您也是下棋的人,怎么可以讲这种话?下棋最难得的就是棋逢敌手,彼此勾心斗角,绞尽脑汁引对方上钩才有意思!如果先把步子告诉您,那还有甚么味道?那还莫如我干脆投子认输算了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怔了怔!咳了咳,道:〃这话倒也很有道理,不过这么一来,我的亏可吃大了。〃
梅仙忽然叹了口气,道:〃公子,你也真是的,仙婆辛辛苦苦的赶来保护咱们,你就不能让她一盘?你看你这一步一走不要紧,把她老人家的脸孔都气白了……〃
〃无心乞婆〃听得不但脸孔发白,连头发都气得翘了起来,不等她把话说完,便已冷笑道:〃如果你认为我输定了,那你就错了,这盘棋还早得很,局面虽然对我有些不利,但输赢却还是未定之天。〃
梅仙道:〃既然还没有输定,您老人家又何必生这么大的气?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谁说我在生气?〃
梅仙道:〃这还要人说?如果您老人家没有生气,怎么会连两只手都在发抖?〃
〃无心乞婆〃急忙将双手往袖里一缩,大声喊道:〃李宝裳!〃
李宝裳一直就在她身边,这时不禁被她吓了一跳,道:〃仙婆不要叫我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8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