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牛电子书 > 武侠电子书 > 五凤七仙女 >

第32章

五凤七仙女-第32章

小说: 五凤七仙女 字数: 每页35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说着〃铿锵〃一声拔出了刀。
侯玉阳一声不响的瞪着他,连动也没动一下。
一旁的梅仙却骇然叫道:〃九爷,使不得。〃
岸上也有人大声喊道:〃等一等,要死大家一起死!〃
呼喊声中,但见卢九那十八名弟兄同时翻下马鞍,争先恐后的扑上船来,一起跪倒在他的身后,一起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船上原有的人全都紧张起来,所有的目光全都紧盯着侯玉阳那张毫无表情的脸。
侯玉阳不慌不忙的扫视了那十八人一眼,道:〃你们这是干甚么?想集体自杀?〃
卢九道:〃不错,我们杀错了人,自己了断,免得教二哥为难。〃
侯玉阳这才叹了口气,道:〃卢九,你好糊涂,你已经错杀了几十条人命,你的罪孽还嫌不够么?〃
卢九道:〃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!就是因为杀错了人,所以我方自杀偿命。〃
侯玉阳道:〃你们现在死了又有甚么用?对西门家没有一点好处,实际受惠的反而是神鹰教,我想西门大侠死在九泉之下,也一定不会赞成你们这种愚蠢的做法。〃
李宝裳忽然接道:〃二公子说得不错,西门大侠虽然死在九爷刀下,但实际逼他走上死路的却是神鹰教,如果'绝命十八骑'真的为西门家自杀偿命,我想西门大侠在九泉之下也一定遗憾得很。〃
梅仙也急忙道:〃就算你们把十八个脑袋割下来,这笔债也偿不清啊,以一命抵一命计算,数目还差得远,剩下的那笔滥账,你打算叫谁来替你们还?〃
卢九怔了一下!道:〃那么依二哥之见,我们应该怎么办?〃
侯玉阳皱眉道:〃这个嘛……我得好好想一想。〃
李宝裳一旁道:〃我看九爷还是叫你这批弟兄赶快把刀收起来,安心的坐在一边等,这种样子万一被外人瞧见了,可不太好看。〃
梅仙也紧接道:〃对,听说霍传甲那老贼就在附近,万一被他看见,他一定以为我家公子正在传授你们甚么可怕的刀法呢,以后对你们就会更加小心了。〃
卢九就像没听到两个人的话一般,金刀依然紧贴在自己的脖子上,身后那十八把刀当然也没有动弹一下。
过了许久,侯玉阳才沉吟道:〃我看这样吧,你们这笔账不妨先欠一欠,等有一天你们能把霍传甲的脑袋捧到西门大侠的墓前,你们这笔账就算两清,你认为如何?〃
卢九吓了一跳,道:〃你叫我们把霍传甲的脑袋砍下来?〃
侯玉阳道:〃不错,这件差事在你们说来,应该不会太难才对!〃
卢九愁眉苦脸道:〃二哥真会开玩笑,以我弟兄目前的实力,莫说是砍他的脑袋,连想近他的身只怕也办不到,怎么能说不难?〃
侯玉阳道:〃你们现在或许办不到,不过你们还年轻,可以回去埋头苦练,等到有把握的时候再动手也不迟。〃
卢九叹道:〃那得练多久?〃
侯玉阳道:〃那就要看你们自己了。〃
李宝裳忙道:〃如果有谭总和我家二公子从旁指点,我想也不会太久。〃
梅仙也紧接道:〃只要各位肯下苦功,有个三、五年也就差不多了。〃
卢九神情一振,道:〃二哥真的肯来指点我们?〃
侯玉阳道:〃我……我……〃
梅仙急忙道:〃我家公子当然肯,主意是他出的,他还会不希望你们早一点把这笔债偿清么?〃
说着又忙向侯玉阳打了个眼色,道:〃公子,你说是不是?〃
侯玉阳只得点点头,道:〃不过我有条件。〃
卢九道:〃甚么条件?〃
侯玉阳道:〃在你们把霍传甲的脑袋砍下来之前,你们绝对不可再杀人。〃
卢九一怔!道:〃神鹰教的人能不能杀?〃
侯玉阳断然摇首道:〃神鹰教的人也是人,只要是人,就不能杀。〃
卢九道:〃这么说,二哥岂不等于把我们这十八把刀都封起来了?〃
侯玉阳道:〃我只是叫你们少造一点杀孽,如果你们答应,就赶快收起刀来,如果不答应……好在刀还在你们的脖子上,你们自己看着办吧!〃
他一面说着,一面由春兰、秋菊扶着坐回软椅上,两眼一闭,再也不理他们。
卢九回头看了一眼,猛地收起了刀,身后那十八名弟兄也同时将金刀还入鞘中。
久未开口的花白凤,这时忽然嗤嗤笑道:〃这可好玩了'绝命十八骑'封起了刀,那不等于裱子松了裤带,就等着人家来宰了?〃
〃轰〃地一声,十八个人同时自舱板上跳起,同时怒目的瞪着她,有的人甚至已抓住了刀柄。
花白凤却把粉颈一伸,大有试试刀子够不够硬的架势,口中说道:〃杀呀,杀呀!〃
刚刚才答应不再胡乱杀人的,又慌不迭的松开来。
梅仙急得跺着脚道:〃大小姐,你能不能少说两句?〃
花白凤脸色一整,道:〃我还有一件事,说完了就封嘴,你看怎么样?〃
梅仙道:〃好,你说。〃
花白凤道:〃就算他们真能把霍传甲的脑袋砍下来,也没有办法捧到西门大侠的墓前。〃
梅仙道:〃为甚么?〃
花白凤道:〃因为西门大侠没有墓,连人带房子全被人烧光了,还哪里来的坟墓?〃
梅仙道:〃那好办,咱们可以把骨灰捡起来,替他们修一座。〃
花白凤道:〃谁去修?〃
卢九挺胸道:〃我们去。〃
花白凤冷笑道:〃你们怎么去?衙门正在捉拿杀人纵火的凶犯不说,神鹰教的主力也都聚集在那一带,你们这一去,还想回来么?〃
侯玉阳眼睛一睁,道:〃他们不能去,你可以去。〃
梅仙即刻接道:〃对,这件事交给大小姐去做,最适合不过,不但神鹰教不敢找你麻烦,就连官面上多少也要卖你花家几分交情。〃
花白凤迟疑会儿,道:〃可是我去了,谁来保护你们公子?〃
梅仙道:〃大小姐只管放心,神鹰教的人虽已到了附近,我们侯府的人也该不会太远,何况有李总管的四剑婢和我们姊妹三个在,就算碰上硬里子,我想也不至于出甚么差错。〃
花白凤道:〃万一碰到霍传甲呢?〃
梅仙道:〃那也不要紧,有一位与他不相上下的高人,刚好就在我们身边,有她老人家在场,霍传甲那批人根本就不足为惧。〃
花白凤一怔!道:〃你说的那个高人,指的莫非是'无心乞婆'?〃
梅仙道:〃不错,正是她老人家。〃
花白凤嘴巴一撇,语调充满不屑道:〃梅仙姑娘,你好糊涂,神鹰教横行多年来,丐帮全都在当缩头乌龟,加上武当青城那群杂毛老乞婆,统统都是浪得虚名之辈,你怎么能指望他们?〃
她一面说着,秃鹰一面在后边拉她。
她却理也不理,将秃鹰的手甩开,继续道:〃至于那个疯疯癫癫的无心老乞婆,你们说她武功如何如何了得,那更靠不住,如果她武功真的高过他那群师弟,丐帮掌门的位子,还轮得到魏当阳去坐?〃
秃鹰急急在后面低喊道:〃大小姐,大小姐……〃
花白凤满脸不耐道:〃甚么事?〃
秃鹰没有吭声,只朝船舱里噘了噘嘴。
花白凤回首一瞧,不禁双腿都吓软了,差点就当场摔倒。
原来舱里也不知甚么时候多出了个锦衣华服的老太婆,正闭目宁神的盘坐在侯玉阳刚刚睡过的床铺上。
一瞧她那身豪华富贵打扮,肩上又有八只妆饰性的麻袋,便不难猜出准是〃无心乞婆〃无疑。
花白凤急忙干咳两声,立刻口道:〃当然,这些话也是我听来的,信不信就由你了。〃
梅仙嗤嗤笑道:〃我信不信都不要紧,问题是你肯不肯跑这一趟?〃
花白凤忙道:〃肯,当然肯,替人捡骨修坟,也算是一件功德,就算你们公子不求我,我也要去。〃
话刚说完,人已跃上了岸。
施西匆匆朝众人招呼一声,也忙不迭的跟了下去。
只剩下秃鹰略略迟疑了一下,才将薛影人扶起,往肩上一扛,道:〃李总管,要不要我再替你们安排一条船?〃
李宝裳道:〃不必了,在这种节骨眼上,我们何必再给'龙王'找麻烦。〃
秃鹰道:〃可是走旱路可比水路危险多了。〃
李宝裳道:〃不要紧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如果真跟神鹰教的人碰上,放手拼一拼也好,总比在水里挨打来得痛快多了,你说是不是?〃
秃鹰无可奈何的走上了跳板。
跳板在摇晃,秃鹰也不断的在摇头,直到踏上岸边,她还回头看了一眼,目光中充满了关切之色。
侯玉阳遥望她远去的背影,道:〃这个秃鹰看起来人还不错。〃
梅仙嘴巴张了张,又闭起来,一旁的〃绝命十八骑〃却同时发出了一声冷笑。
李宝裳忙道:〃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但愿她将来有个善终。〃
静坐在舱里的〃无心乞婆〃忽然走了出来,一面打着哈欠,一面道:〃难,难,难!〃
梅仙一惊,道:〃仙婆指的是甚么事难?〃
〃无心乞婆〃笑嘻嘻的指着侯玉阳,道:〃我说我想不佩服他都很难。〃
梅仙诧异道:〃我家公子有甚么值得您老人家佩服的事?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他到现在居然还能活着,简直是个异数,我真想不通他是怎么闯过这一劫的?〃
梅仙愕然道:〃甚么劫?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死劫。〃
梅仙呆了呆,道:〃你老人家莫非早就算出我家公子当有此劫?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不是算出来的,是看出来的。〃
说着,两道炯炯有神的目光,自然而然的落在侯玉阳的脸孔上。
侯玉阳又将脸孔往前凑了凑,似乎有意让她瞧个清楚。
〃无心乞婆〃端详他好一阵子,忽然奇声怪调道:〃咦?怎么变了?〃
梅仙听得神情一紧,道:〃甚么变了?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他的相貌……原来他脸孔上那股凶杀之气,怎么全都不见了?〃
梅仙紧紧张张道:〃有道是相随心转,我家公子这几年少杀生,多行善,心性跟过去完全不同了,相貌当然也会随着改变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就算改变,也不可能这么快,而且他前些日子还杀了二十几个,你居然说他少杀生?如果多杀的话,那岂不要血流成河了?〃
梅仙道:〃那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出手的,像方才那一个曾经向他行刺过的人,分明该杀,但他还是把他们放了,你老人家不是亲眼看到了么?〃
〃无心乞婆〃连连点着头,道:〃不论他过去的作风如何?就凭他方才处理事情的心态,我老乞婆就不得不打心里佩服他。〃
梅仙忙道:〃其实我家公子对你老人家也一向佩服得很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立刻眯起眼睛,经声细语道:〃哦?你倒说说看,你们公子都佩服我甚么?〃
梅仙眸子一转,道:〃他对您老人家任何事都很佩服……除了下棋之外。〃
一旁的秋菊和春兰已忍不住同声笑了出来,李宝裳也急忙垂下头去,拼命捏着自己的鼻子。
〃无心乞婆〃脸色一沉,道:〃你们公子的棋力,总不会高出他哥哥吧?〃
梅仙道:〃那可高多了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比李宝裳如何?〃
梅仙斜着眼睛想了想,道:〃至少可以让他一子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迫不及待的叫了声:〃李宝裳!〃
李宝裳慌忙应道:〃晚辈在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替我找副围棋来,快!〃
梅仙忙道:〃等一等!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还等甚么?〃
梅仙道:〃您老人家就算想下棋,至少也得等我家公子身体复元啊。〃
〃无心乞婆〃道:〃我是跟他下棋,又不是找他打架,跟他身上的伤有甚么关系?〃
梅仙道:〃关系可大了,高手对奕,要靠精力,我家公子不但身负重伤,而且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,在这种时候您老人家硬逼他下棋,这不是欺侮人么?〃
春兰立刻接道:〃是啊,就算您老人家赢了,也胜之不武啊!〃
秋菊也悠悠道:〃万一输了,那您老人家的脸可就丢大喽!〃
〃无心乞婆〃怔了一会!忽然凑到侯玉阳面前,道:〃小家伙,说实话,你的棋力究竟怎么样?〃
侯玉阳沉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7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