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牛电子书 > 武侠电子书 > 五凤七仙女 >

第31章

五凤七仙女-第31章

小说: 五凤七仙女 字数: 每页35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花白凤哈哈大笑道:〃说得好,你们五个人之中,数你最能办事。〃
这时那名老太婆也已跃上船头,尖嘴鹰鼻,两眼炯炯有神,光秃的头顶上,只剩下疏疏落落几根不黑下白的乱发。
听得花白凤大赞〃金狐〃光秃秃的头顶都已胀红,冷哼一声,道:〃这女人倒会邀功,如果没有我老太婆那一掌,她杀得了人家么?〃
一瞧她那副长相,连侯玉阳都不难认出这人正是死盯着〃无心乞婆〃不放的〃秃鹰〃。
花白凤又是哈哈一笑,道:〃你也不错,也不错。〃
施西笑道:〃你也用不着吃味儿,如果你想插一脚,这件功劳算我们两个的好了。〃
秃鹰冷冷道:〃我不要甚么功劳,我只想为侯二公子办点事,侯二公子是大小姐的好朋友,平日咱们难得有机会能替他效劳,这姓刘的既敢来打他的主意,咱们不把他留下怎么行?〃
施西立刻道:〃你既然这么说,咱们也不必争功了,索性把这个人头献给侯二公子,岂不更好?〃
她一面说着,一面已捧着人头向侯玉阳走去。
侯玉阳骇然摇手道:〃我不要,我不要……〃
梅仙忙拦在施西面前,道:〃盛情领了,这东西你们还是自己留着吧,我家公子不感兴趣。〃
只听岸上忽然有人笑呵呵接道:〃那种血淋淋的东西怎么能当礼物?我带来几个活的,我想二哥一定很有兴趣。〃
侯玉阳听得又是一惊,他这才发现岸边已多了一列人马,每匹马都很健壮,马上的人都很精悍。
每个人的右肩上都露着一把刀柄,只刀柄就有一尺多长,看上去十分刺眼。
这时候已开始靠岸,方才说话的那个人不待放下跳板,便由马上直接跃上了船。
只见那人年纪轻轻,最多只有二十出头,一面黑里透红的脸膛堆满了微笑,一上船就向众人连连抱拳,好像跟每个人都熟得不得了。
侯玉阳匆匆瞟了身边的梅仙一眼,似乎在探问这个人的来历。
梅仙没有吭声,只悄悄的伸出了一根小手指在腰间比了比。
侯玉阳脸色一沉,道:〃'绝命老么'?〃
梅仙轻声道:〃不错,他是你的结拜兄弟,你平常都叫他卢九。〃
卢九立刻闻声赶出来,道:〃小弟护驾来迟,还请二哥不要见怪才好。〃
侯玉阳冷冷道:〃不敢当。〃
卢九道:〃二哥的伤势如何?要不要紧?〃
侯玉阳道:〃不劳动问,我好得很。〃
卢九道:〃那太好了,其实我在嘉兴已听到了二哥的情况,不过还是有点不放心,所以才急着赶来看看。〃
侯玉阳道:〃你现在已经看过了,可以走了。〃
卢九怔了!
梅仙一旁咳了咳,道:〃九爷方才不是说带来几个活的么?但不知是甚么东西?〃
卢九道:〃不是东西,是人。〃
梅仙忙道:〃是甚么人?〃
卢九抬手一招,道了声:〃扔过来!〃
即刻就有个健壮骑士下马,吐气开声,扬手扔过一个庞大的东西。
那东西当然是个活人,不过全身已被麻绳一条条的捆绑住,捆绑得像个湖州粽子一般。
那么庞大的一个人,须隔空这样扔来,可见冲力该有多大。
那卢九只伸手在那人腰上一托,四两拨千斤,就将冲力全部卸掉,顺手扔在侯玉阳脚下。
这一摔力道不轻,但那人却吭也没吭一声。
侯玉阳一看,不禁惊叫起来,道:〃'夺命飞刀'屠光启?〃
卢九道:〃正是。〃
梅仙变色道:〃还有他那六个弟兄呢?〃
卢九道:〃都在马上,要不要一起送上来?〃
梅仙摇手道:〃我看不用了……〃
侯玉阳不等他说完,便已直瞪着卢九道:〃你把他们绑来干甚么?〃
卢九道:〃送给二哥的,这几个居然敢对二哥不敬,实在可恶至极,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,住后咱们弟兄还怎么在江湖上混?〃
侯玉阳苦苦一笑道:〃看不出你年纪轻轻,倒是很能办事。〃
卢九面露得意,道:〃二哥过奖。〃
侯玉阳道:〃你说这几个人是送给我的?〃
卢九道:〃不错,是杀是剁,任凭二哥裁夺。〃
侯玉阳二话不说,猛然抽出短刀,扑到屠光启身前,扬起刀来就砍。
旁边的梅仙吓了一跳,想去扶他,却又忍住。
但见刀光闪闪,接连砍了七、八刀,才〃笃〃的一声,将短刀刺在舱板上,人也气喘喘的跌坐在那里,好像体力全已用尽。
梅仙急忙赶上去,本想将他扶回座位,可是一看屠光启身上,不禁整个傻住了。
原来捆绑着屠光启的绳索,已全被砍断,身上的衣服却连一丝破损都没有。
如非刀刃极其锋利,刀法极其高明,力道不可能捏得如此准确,就连她自己也未必办得到。
所有的目光也全都落在侯玉阳脸上,似乎每道目光中都充满了敬佩又讶异的神色。
侯玉阳喘息长久,才朝屠光启一指,道:〃帮我把他扶起来……〃
屠光启没等人动手,已从地上弹起,道:〃你……你为甚么不杀我?〃
侯玉阳道:〃我为甚么要杀你?〃
屠光启叫道:〃士可杀不可辱,你一再放我,究竟是何居心?〃
侯玉阳道:〃我侮辱过你么?〃
屠光启没有出声,侯玉阳道:〃我也没有任何居心,我没有杀你的理由,只好放你走。〃
屠光启忽然长叹一声,道:〃侯二公子,这一套对我是没有用的,你就算放我一百次,一有机会我还是要杀你的。〃
侯玉阳似乎连理也懒得再理他,只回首喊了声:〃李宝裳。〃
李宝裳慌忙道:〃属下在。〃
侯玉阳道:〃替我把他送下船,顺便帮我把他那六个弟兄也放了!〃
屠光启立刻道:〃不必送,我自己会走,不过在我走之前,你们最好想想清楚,你们放了我,等于纵虎归山,万一将来你们落在我手上,我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,到时候你们可不能怪我忘恩负义。〃
众人听得个个面泛冷笑,似乎每个人都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。
李宝裳淡淡道:〃屠舵主,请吧。〃
屠光启冷笑一声,转身就想纵上岸去,谁知由于捆绑过久,双腿无力,险些栽进河里。
幸亏李宝裳在旁帮了他一把,才没有当场出丑。
卢九狠狠的哼了一声,道:〃大哥的心肠也太软了,像这种人留着也是个祸害,干脆杀掉他算了。〃
侯玉阳冷冷的凝视着他,道:〃你好像很喜欢杀人?〃
卢九咳了咳,道:〃那也不见得,不过该杀的人,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。〃
侯玉阳道:〃哦?你倒说说看,甚么样的人该杀?甚么样的人不该杀?〃
卢九道:〃像'穿心剑'西门胜那种出卖朋友的人就该杀。〃
侯玉阳道:〃谁告诉你西门胜是出卖朋友的人?〃
卢九道:〃他公然把你们逐出西门府,公然派人在后面追杀,这件事有谁不知道?还要人告诉我么?〃
侯玉阳道:〃如果他真的要杀我们,大可在家里就地解决,何必把我们逐出来,然后再派人在后面追杀,难道你一点都不觉得奇怪?〃
卢九道:〃那有甚么奇怪,西门胜的剑法纵然不错,但想拦住李总管这种高手,只怕还未必办得到。〃
侯玉阳道:〃就算他拦不住李宝裳,难道还拦不住我么?〃
卢九道:〃你虽然负了伤,但身旁有梅仙姑娘在,他能将你奈何?〃
侯玉阳道:〃梅仙再厉害,也不过一人一刀而已,如果他们真想留下我,侯玉阳一口刀又能撑多久?〃
卢九原本说得理直气壮,这时突然收住了口,沉吟良久,才道:〃这么说,他把你们逐出来,再在后面追杀,莫非只是做给神鹰教看的?〃
侯玉阳沉叹一声,道:〃你现在明白了,可惜已经太晚了……〃
卢九忽又挺起胸膛,道:〃就算他是做给神鹰教看的,也不应该,他是你的朋友,在你受伤之际,就该拼命保护你才对,怎么可以趁机向神鹰教讨好?〃
侯玉阳道:〃谁说他没有拼命保护我?他为了放我离开西门府,不惜与西门夫人反目,不惜杀死伺候他多年的婢女,这件事你知道么?〃
卢九呆了呆,道:〃原来想卖友求荣的不是西门胜,是西门夫人?〃
侯玉阳道:〃西门夫人只是一个女流,她为了保护家小,不敢得罪神鹰教,也是情有可原,怎么可以说她卖友求荣?〃
卢九脸色登时变了,那股精悍的神情也不见了,垂头丧气的瞧了马上的弟兄们一眼,道:〃看来我们这次好像杀错人了。〃
侯玉阳也有气无力道:〃你杀错了西门胜,我不怪你,你杀错了西门夫人,我也不怪你,那女人的菜做得不错,杀了虽然可惜,但无论如何她也曾经跟侯家相交一场,为侯家而死也不算冤枉……〃
说到这里,语调徒然一变,疾声厉色道:〃可是那一家老小又怎么说?他们跟侯家素无交情可言,他们死得冤不冤枉?你能说他们也是该杀的么?〃
卢九吭也没吭一声,岸上他那批弟兄也都垂了头,每个人都出现了悔恨之色。
侯玉阳继续道:〃你们号称'绝命十八骑'个个英雄了得,动不动就绝别人的命,你们有没有想过自己是从哪里来的?你们难道就没有年迈的父母?你们难道就没有幼小的弟妹?你们面对那些毫无抵抗能力的人,如何下得了手?〃
卢九的脸色由红转白,声音也有些颤抖,道:〃我错了……〃
侯玉阳道:〃你难道不晓得这种事错不得么?事关几十条人命,你在下手之前,为甚么不先问问清楚?〃
卢九道:〃我问了,可是他一句也不肯说,而且坐在那里动也不动,甚至连看也不看我一眼……〃
侯玉阳道:〃你说他一句话都没有辩白?〃
卢九道:〃没有。〃
侯玉阳道:〃也没有出剑抵抗?〃
卢九道:〃没有。〃
侯玉阳道:〃既然如此,你怎么还下得了手?〃
卢九道:〃我还以为他做了亏心事,没有脸出手抵抗,而且我又在气头上,所以才忍不住给了他一刀。〃
侯玉阳道:〃就因为你不能多忍一下,才造成了难以弥补的大错。〃
卢九垂首道:〃是……〃
侯玉阳道:〃你知道他为甚么不出手抵抗么?〃
卢九摇摇头。
侯玉阳道:〃那是因为他已经料定神鹰教不会放过他,他认为与其被神鹰教毁家灭门,还不如死在你们'绝命十八骑'手上的好。〃
卢九想了想,道:〃可能。〃
侯玉阳道:〃你知道他,为甚么选择你们么?〃
卢九又摇摇头。
侯玉阳道:〃那是因为他把你们当成了朋友。〃
卢九又想了想,道:〃可能。〃
侯玉阳猛地一捶舱板,嘶吼道:〃他把你们当成了朋友,而你们却把他全家老小当成了青菜萝卜,杀得一个不剩,你们还有没有一点人性?〃
卢九嚅嚅道:〃我……我……〃
侯玉阳更加激动道:〃人家至死还当你们是好朋友,而你们却灭了他的门,你们怎么对得起那一家善良的老小?你们怎么对得起'穿心剑'这种光明磊落的好朋友?你说,你……〃
他愈说愈沉痛,说到后来,吼声已变成了哭声,眼泪也已夺眶而出。
卢九的脸孔垂得几乎贴在胸口,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在场的没有一个人吭声,也没有一个人挪动一下,只有河水不停的渗入船舱。
初时大家还忙着往外勺水,这时也全都停了下来,四周登时变得死一般的沉寂。
也不知过了多久?卢九忽然〃咯〃的一声跪倒在地上,道:〃二哥,我错了,你杀了我吧!〃
侯玉阳摇着头,道:〃我可不敢杀你,我骂了你半天,你能不'绝'我的命,我已经很感激了……而且你也不要再叫我二哥,老实说,我实在不敢跟你们这群大英雄称兄道弟。〃
卢九惨然一笑,道:〃好,好,既然二哥不屑动手,我自己来……〃
说着〃铿锵〃一声拔出了刀。
侯玉阳一声不响的瞪着他,连动也没动一下。
一旁的梅仙却骇然叫道:〃九爷,使不得。〃
岸上也有人大声喊道:〃等一等,要死大家一起死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8

你可能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