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牛电子书 > 武侠电子书 > 五凤七仙女 >

第24章

五凤七仙女-第24章

小说: 五凤七仙女 字数: 每页35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梅仙笑吟吟道:〃那也不要紧,我刚好可以进来替公子盖被子。〃
她一面说着,一面已走出去,回过身来小小心心的将房门带上,在门扇关拢之前,她还含意深刻地朝床铺下瞄了一眼。
侯玉阳微微怔了一下,急忙撩起了被单,吃力的弯下身去,也朝床下看了看。
这一看之下,不禁吓了他一跳,原来床下竞躺着一个人。
房里虽然没有点灯,但借着透过窗纸映入的月光,仍可依稀辨出那人正是曾经舍命救过他的谢金凤。
面对着那张美丽、端庄的脸庞,侯玉阳整个人都看呆了。
谢金凤也正痴痴的看着他,身子既不挪动,目光也不闪避。
不知过了多久?侯玉阳才轻咳两声,道:〃你是几时进来的?我怎么一点也没有发觉?〃
谢金凤道:〃你当然不会发觉,那个时候你看着那两个丫头在外面打架,看得眼睛都直了,怎么还会注意到其他的事情?〃
侯玉阳干笑着伸出手想去拉她,谁知腹内毒蝇又开始作怪,猛烈地一阵绞痛,不禁又痛苦的呻吟起来。
、谢金凤急忙从床下钻出,只见他痛楚扭曲,额汗潸潸,不由芳心大痛,紧紧将他搂在怀中,道:〃你的伤,还没有好么?〃
侯玉阳摇头道:〃不是伤,是毒,我肚子里有毒……〃
谢金凤大急,道:〃你中了毒?你甚么时候中了毒的?〃
侯玉阳道:〃不知道,大概是你们救醒我之前就皇母了……〃
谢金凤急道:〃你中的是甚么毒?有没有救?〃
侯玉阳用力吸气,又用力吹出,似乎又平静多了,身子软软的撒在她怀中,道:〃有救,只要你抱着我……〃
谢金凤笑骂道:〃顽皮!〃
却将他搂得更紧了,轻声埋怨道:〃你何必这个时候来?等你伤好了以后,还伯没有机会么?〃
侯玉阳没有开口,只把脸朝她柔软的胸脯上拱了拱,用力吸气,又用力吹出……
谢金凤知他的伤势还没有痊愈,见到床头几上一杯清水,一粒药丸,顺手就取了出来。
侯玉阳皱眉道:〃我不用吃药。〃
谢金凤早已将那粒药丸托在她洁白如玉的手掌中,噘着小嘴道:〃不吃不行!〃
侯玉阳又耍赖,道:〃你喂我!〃
谢金凤用两只指头拈起药丸,递到他嘴边,道:〃张开嘴巴。〃
侯玉阳却拒绝道:〃不,我不要这样喂……〃
谢金凤一怔!道:〃那……〃
侯玉阳用手点点她的嘴唇,再指指自己的嘴巴。
谢金凤笑骂道:〃顽皮!〃
叹了口气,只好先将药丸投入自己口中,一低头,送上香唇,用檀口将药丸喂哺到他嘴里……
那药丸苦涩,但她的口齿却无比芳香。
侯玉阳紧紧地缠住她,吻住香唇,伸出了舌尖,贪婪地在她口腔里索取……
谢金凤立刻就被他的热情熔化……
侯玉阳又用力在她口鼻之间吸气。
〃女息为阴,如月之华!〃
但是他吸入女息月之华,缓缓吹出的却是〃男息为阳,如日之精〃!
谢金凤自然而然吸入了他的男息日之精!
再加上〃神医〃周天羽喂他服下的〃碧眼金蝇〃又挥发出奇妙的气息……
这逃亡的日子,搏命的生涯,失去亲人的痛心,也都在这一刹间化为满腔的热情。
谢金凤不由自主的心神悸动,腹中竞也莫名其妙地热潮澎湃,千万相思,一刹间化为熊熊欲火……
侯玉阳又顺势将谢金凤拉得倒在床上……
面对这个几乎是世上唯一亲人的侯玉阳,她一下子就以全部的身心与他溶合为一体了……
侯玉阳又进入了她……
热情而强劲地冲击着,要给她最大的快乐,报偿她的相思之苦!
不用多久,谢金凤就陷入神智半迷个、半飘浮之间,忍不住地嘤嘤呻吟着:〃你不该冒这个危险的,你知道有多少人等着要你的命……〃
侯玉阳仍旧用力行动着,道:〃我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来找你,可是……你的目标太大了,我实在有点放心不下。〃
谢金凤缠住他的腰肢,道:〃你是怕我落在神鹰教手里?〃
侯玉阳伏嗅着她耳根颈际的身香,道:〃不错,我虽然明知见到你也帮不上你甚么忙,但是能够当面提醒你一声也是好的。〃
谢金凤轻咬着他的肩头,道:〃谢谢你……不过你也不要忘了,你的目标比我更大,你虽然有一群能干的手下保护,但总是没有回到金陵安全,所以你最好还是赶紧回去,免得……让我耽心。〃
侯玉阳更是感动,不由更卖力了……
谢金凤反应更强烈了,不知是呻吟还是哭泣:〃听说武当四侠全都遇害了,你知道么?〃
侯玉阳道:〃我知道。〃
谢金凤忽然呜咽道:〃我爹爹好像也死了。〃
侯玉阳长叹一声,道:〃我也听说了。〃
谢金凤哭泣着道:〃我现在甚么亲人都没有了,这世上就只有你一个……朋友了。〃
侯玉阳也凄然道:〃我知道。〃
谢金凤突然全身痉挛地紧紧缠住了他,梨花带雨的贴着他,道:〃所以你千万不能死,你死了……我就甚么都没有了。〃
侯玉阳甚么话都没说,只是作最后的冲剠,全力把她送上情欲的高峰……
谢金凤果然很快就崩溃了,一阵疯狂的痉挛呻吟之后,全身全瘫软了下来……
侯玉阳不忍心再对她蹂躏,只是继续伏在她身上,缓缓地以〃吹月〃之法,吐纳呼吸……
他吸的正是她耳根颈际,口鼻子间……
这种疯狂之余,谢金凤全身上下释放出的气息,更是无比的芳香浓烈!
一股女性纯阴之气吸入胸肺,侯玉阳立时感应到有如吸取月之精华……
甚至比真正的望月吐纳更有效!
一口又一口的温润内息,缓缓纳入丹田…….
难怪周天羽曾对铁大先生说过:〃一篇最简单易行的内功口诀,将来到底有甚么成就?只有看他的福分啦……〃
男息为阳,如日之精
女息为阴,如月之华
日月精华,天地精英
侯玉阳本是聪明人,至此略有所悟,果然更专心地对着她呼吸〃吹月〃起来……
只觉得一股沁人心肺的天地精华,直入腹下丹田,再窜入全身七经八脉,受用无比……
过了很久,谢金凤才渐渐的缓过气来,撑起身子,道:〃我有没有压疼你的伤口?〃
侯玉阳道:〃没有,我的伤势看起来很吓人,其实也不算很重。〃
谢金凤取出手帕,一面替他拭汗,一面道:〃我想也不至于太重'神医'周天羽下刀,一定会有分寸。〃
侯玉阳愕然回望着她,道:〃你的意思是说,我这次是伤在周天羽的刀下?〃
谢金凤道:〃不错,我猜想你那些伤疤和胸前这一刀,都是在周天羽的精心策划下做出来的。〃
侯玉阳呆了呆,道:〃不是借尸还魂?〃
谢金凤道:〃当然不是,天下哪有借尸还魂那种怪事?〃
侯玉阳兴奋道:〃这么说,你已经相信我不是甚么侯二公子了?〃
谢金凤怔住了!过了许久,才道:〃你不要忘了,你曾经对我发过誓。〃
侯玉阳神色黯然道:〃你放心,我就算想反悔也来不及了,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是谁,别人我不管,至少你应该知道我真实的身分才对。〃
谢金凤擦了擦眼睛,仔细打量他一会,道:〃你说你姓马?〃
侯玉阳道:〃不,我只说我叫小马。〃
谢金凤道:〃你说你是扬州人?〃
侯玉阳道:〃不错,所以所有认识我的人,都叫我扬州小马。〃
谢金凤道:〃好,改天我一定到扬州去打听一下,我也很想了解那小马究竟是个甚么样的人?〃
侯玉阳缓缓的摇着头,道:〃我想你了解之后,一定会大失所望。〃
谢金凤诧异道:〃为甚么?〃
侯玉阳叹了口气,道:〃扬州小马再有名气,也比不上鼎鼎大名的金陵侯二公子,更何况两人的出身也相差太远了。〃
谢金凤不以为然道:〃英雄不怕出身低,如果你真是那个扬州小马,我倒觉得你比我所知道的侯二公子还要伟大得多。〃
侯玉阳一忙,道:〃我有甚么地方伟大?〃
谢金凤道:〃就以你方才放走屠光启的那件事来说,便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。〃
侯玉阳道:〃那又何足为奇?我不过是看他人品不错,放他一条生路罢了。〃
谢金凤道:〃也该当那姓屠的走运,如果他遇上的是真的侯二公子,恐怕就没有这么便宜了。〃
侯玉阳道:〃依你看,侯二公子碰到这种事,他会如何处置?〃
谢金凤想了想,道:〃我虽然不太清楚他的为人,但却可断言他绝对不会放过出手向他行刺的人,假使换了他,只怕这些人一个也活不成。〃
侯玉阳皱起眉头:道:〃我不喜欢他这种做法,我认为在任何情况之下,都该给人留个活路。〃
谢金凤感慨道:〃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有点怀疑,据你所说,扬州小马只不过是个小厨师,一个小小的厨师,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宽厚的胸襟?〃
侯玉阳立刻道:〃不是小厨师,是大厨师,这一点你可千万不能搞错!〃
谢金凤娇笑道:〃其实无论他是大厨师,还是小厨师,在我心里都没有差别,我都同样的敬佩他。〃
侯玉阳呆了呆:道:〃你真的会敬佩他那种人?〃
谢金凤目光中充满情意的凝视着他,道:〃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?〃
侯玉阳也目不转睛的望着她,道:〃你真的不会为了他的出身而看不起他?〃
谢金凤往前凑了凑,吐气如兰道:〃你说呢?〃
侯玉阳不再多言,又伸手将她揽在怀里。
谢金凤生怕又压疼了他,小心翼翼的在他身边躺了下来。
侯玉阳却好像已忘了伤痛,手臂愈抱愈紧,几乎将身体整个贴在谢金凤暖暖的身子上。
月影朦胧,房里房外再没有一点声响,静得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。
也不知过了多久?谢金凤忽然轻叹一声,道:〃可惜我爹爹死了,如果他还活在世上,他一定很高兴救的是你这种人。〃
侯玉阳道:〃哦?〃
谢金凤道:〃他的心地一向很仁慈,从不胡乱杀人,就算碰上十恶不赦之徒,最多也只废了那人的武功,绝不轻取他人性命。〃
侯玉阳道:〃嗯,这才对!〃
谢金凤道:〃他这次舍命救你,也是为形势所逼,他痛恨神鹰教,但他也并不欣赏金陵侯家的作风,他为了救你而舍掉性命,我想他死得一定很不甘心。〃
侯玉阳怔了怔!道:〃你说他老人家不欣赏我?〃
谢金凤道:〃我是说他不欣赏过去的你。〃
侯玉阳吁口气,道:〃幸好……〃
谢金凤道:〃所以我说如果他还活着,如果他能对你多了解一点,我想他一定会很开心,可惜他还没有了解事情的真相,就先糊里糊涂的死了,他死得好冤枉啊……〃
说到这里,泪水又如决堤般的涌出,转瞬间便将侯玉阳的肩膀浸湿了一片。
侯玉阳吃力的伸出另一只手,轻轻的托起了她娟丽的脸,一面替她擦抹眼泪,一面道:〃你不要难过,你爹爹的仇,我一定会替你报,我发誓要把那个姓萧的碎尸万段,以慰他老人家在天之灵。〃
谢金凤道:〃我爹爹的仇人并不止萧锦堂一个,如果你真想为他报仇,就得想办法把神鹰教整个消灭掉。〃
侯玉阳道:〃好,我虽然明知这件事做起来不太容易,但我一定会朝着这个目标去做,不消灭神鹰教,誓不罢手。〃
谢金凤道:〃你若真想消灭神鹰教,就得赶快回金陵,先把身体养好,再把侯家那套刀法练成,才有希望。〃
侯玉阳道:〃你既然这么说,那我明天就随他们回金陵……你呢?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?〃
谢金凤缓缓的摇着头,道:〃我不能去,我还有很多事要办。〃
侯玉阳道:〃你还有甚么事要办?〃
谢金凤道:〃首先我得找到我爹爹的遗体,亲手把他埋葬,然后……我要找个地方隐藏起来,我也要苦练武功,准备将来帮助你与神鹰教决一死战。〃
侯玉阳叹了口气,道:〃这么说,我们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7

你可能喜欢的